首页 > 英语

黄花梨嵌螺钿家具出在什么地方?

时间:2022-01-29 21:42:09 阅读:15380

黄花梨嵌螺钿家具出在什么地方?

黄花梨嵌螺钿家具出在什么地方?

一般生产在海南、越南,其它地方也有,但没有这两个地方多。

海南黄花梨是最贵的。

不过认识的人也不多,市场上用海南黄花梨做的家具也很少。

用在工艺品雕刻就多。

古代女子出嫁需要哪些嫁妆?

古代女子出嫁,需要的嫁妆,一般根据女方家庭状况决定,大致分为

一、生活日用品:衣被行囊、金银首饰、柜孑箱包、桌椅板凳、甚至棺材(寓意:官、财)如意桶(马桶,漆红色,放在一个立方体的柜子里)……

二、陪妆丫头,随主人一齐嫁到夫家,供主人使唤

三、情趣用品:如其中就有夫妻各一双鞋,这两双鞋不穿,由女方娘家带去陪妆,女方的鞋放在男方鞋子里面,叫“筒鞋”谐音“同偕”有“白头偕老”“同偕到老”的寓意。

古代的富家女出嫁,嫁妆比较齐全,除了有陪嫁的丫头的以外,还有牛马牲畜,叫“全副的嫁妆”,是姑娘们羡慕的对象。

中国古代家具是如何一步步发展演化的?

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传统不断演变而来的,先看看我们明清时的宫廷家具。

明清家具

富察皇后的嫁妆——花梨木嵌螺钿玉石人物图竖顶柜

混搭宝座屏风展皇家礼制

展厅门正对着的是一座屏风和宝座,专家称这组家具并非原配,是从各宫凑出来的,彰显的是皇家气派,反应的是一种礼制。

正中,紫檀木镶黄杨木雕云龙图屏风,八字三屏式。屏心以紫檀雕云纹地,嵌黄杨木雕龙戏珠纹,双勾万字方格锦纹边。每一条龙都梳着乾隆时期流行的“大背头”。

乾隆卧室

乾隆卧室长啥样?

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图》中画的就是!

《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幅画作采用的是西洋画中的透视法,画中人物及景物极富立体感。

为了配合家具馆展览,故宫人按照画中陈设场景,用现藏明清家具对乾隆皇帝所处的室内空间进行“原景重现”,让神秘的皇帝寝宫再现世人面前。可以说,除了乾隆,还原度几乎达到100%。

《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图》中,最特别的家具要数画面右侧的那张长得像葵花一样的桌子。传说为了找到一模一样的家具,工作人员可是熬红了眼睛。

各位看看,下面这张“朱漆描金花卉式葵花式桌”与画中所绘原物有几分相似?

但谦虚的故宫人说,与画中不同,这张桌子不是素面的,而是一个“满装饰”的桌子。“这属于典型雍正风格,即使是犄角旮旯也是装饰得很满。”

除了葵花桌,一个镶嵌满砗磲、芙蓉石等宝石的大柜也已经到位。这件家具曾在《我在故宫修文物》中露脸。它还有一件“孪生兄弟”,待布展完成后,故宫也考虑将其搬到现场修复。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文物的制造者是明代为严嵩制造家具的匠人。故宫专家介绍,这件属于硬木嵌宝,柜子上的图样为番人献宝。

仔细查看上面的镶嵌之物,你会惊叹于匠人的奇思妙想以及精湛的手艺,让大自然中的螺钿、木材、石料等等,变化多端,镶嵌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画面。

各式龙椅

刚进展厅,各位看到的第一件宝贝就是它——

一把“紫檀嵌玉云龙纹宝座”。

慢慢走近,可以逐渐感受到宝座扑面而来的王者之气。

近观,宝座上活灵活现的龙纹以及宝座靠背上的玉龙的雕刻,都彰显着龙椅特有的威严。

展示厅内,有三把并排展示的椅子十分显眼,它们分别是一把鹿角椅和两把金漆雕龙纹交椅,为乾隆、雍正和康熙朝的“代表”龙椅。

鹿角椅,椅背用一只鹿的全角制成,上面刻有乾隆御制诗。

故宫目前有4把鹿角椅,其中两把是康熙亲猎之鹿制成。这两把椅子不是实用器,而是乾隆为了纪念自己的爷爷制作的。

乾隆曾经讲“不敢坐兮恒敬仰”,制作鹿角椅也是在提醒子孙后代不要忘记自己是马背上的民族,不要疏忽骑射技艺。

这把鹿角椅的扶手上,还有一处很有意思的小细节。光洁的包浆下,隐藏着一些细微划痕。故宫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都是皇帝亲手留下的痕迹。

另外两把椅子都是交椅,正经的实用器。交椅因椅下身椅足呈交叉状得名。说形象点,这类椅子就是带靠背的马扎。

熙金漆雕龙纹交椅

史料记载,康熙去承德避暑山庄时,这把体型硕大的交椅是必带行李,会随卤簿仪仗一起抵达。每逢接见蒙古王公大臣时,这把椅子绝不缺席。

除了上面介绍的那些,故宫首创的仓储式展览模式也很值得一看。

用这种方法,不但可以解决展厅面积不够展出所有的精品的难题,同时,也承担了库房仓储的职责和功能,一举两得。

在“仓储式展陈”展厅看展时,还有一处惊喜等着大家:各位可以使劲呼吸几口,闻一闻空气中的味道——那沁人心脾的桂花香。

以家具为首,未来故宫博物院计划以“仓储式”的方式陈列五类藏品。这些“仓储式”展示将极大地发挥这些藏品的文物和历史价值。例如,公众可以查阅书版,故宫也将复制一些书版内容,有助于历史研究。

大量宫廷家具开放后,也将助益传统家具的研究。

从明清走出来的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在这里经过几百年的工艺传承和文化沉淀,集实用性和欣赏性为一体,历久弥新,让人倾入一种永恒不变的情感。

坐标:遵化新店子镇。

一排排古色古香的红木企业分列在国道112两旁,个个气宇轩昂、雍容华贵。就是在这里,通过雕刻工人的精雕细琢,创造了年产值20多亿元的神话。

您一定会有个疑问,这里不生长红木,红木文化产业却红红火火这里不是京城,红木产品却是“京作”的代表,这是为什么?

遵化市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是著名的“千年古县”,千百年来流传的民间技艺颇多。特别是清朝在此建陵以后,云集了全国各地的雕刻大师。正因为这里的雕刻工艺源于皇家宫廷,这里的能工巧匠大都是御用艺人的后代,才使遵化红木雕刻凭借着精湛的技艺在全国享有盛誉。

遵化红木家具的前世传奇

红木,自古就被称为名木。它始于汉唐,盛于明清。相传,郑和七下西洋,每每回国,红木压舱。红木质坚纹美,易于雕刻,一直是打造上乘家具的首选原料,乃历代帝王的御用之物。

遵化红木雕刻工艺,源起世界文化遗产清东陵的修建。1651年,大清顺治皇帝亲选万年吉地,开启了247年的皇家陵寝修建历程,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在200多年的时间里齐聚遵化,纷纷在这里安家立业。

清东陵

时间流逝,清代宫廷造办处石门工部匠人们的后代秉承着家传的精湛木作技法在遵化这片钟灵毓秀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皇家雕刻工艺,伴随着飞扬的木屑、叮当的敲打声,一代一代传承。

由于这些匠人们的手艺源自宫廷造办处,制作出来的家具是官营手工业制品,一开始就具备了“皇家血统”身份,是“京作”的典型代表。

京作红木家具融入了“苏作”和“广作”制作技艺,吸收了古铜器和汉石刻艺术的营养,体现了浓郁的宫廷贵族文化。讲求威严奢华、雍容贵气,彰显皇族的王者风范。京作家具的风格大体介于苏作与广作之间,以制作大型硬木家具为主,用料比广作要小,工艺严谨接近苏作,在造型上追求雄浑稳重,与清宫的建筑及工艺陈设品的风格都保持了一致性装饰纹,喜欢用夔龙、夔凤、蟠纹、螭纹、雷纹、蝉纹、兽面纹、勾卷纹及博古纹等,追求古雅的艺术风格。

历史的年轮,是红木的刻度;红木的臻美,是工艺的灵魂。遵化红木产业选取世间稀有的紫檀、黄花梨、老红木、大红酸枝等明清贡木,在榫卯精巧、坚固结实的基础上,依足明清精品之结构、风格、工艺,经历刨、凿、雕、修、磨、蜡等专业技艺,反复锤炼而成。不管是立体雕像还是平面篆刻,通通考究,其曲线、花纹、雕工及造型,缔造出浑然天成的红木臻品,处处彰显皇家工艺的精美绝伦,以其自身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人们走近她。

遵化红木家具的今生故事

走进设置优雅、摆满黄花梨古典家具的龙源黄花梨博物馆,那种弥漫于周遭的木香令人不觉得有一种难以置信的出世之感,而精致优雅的视觉效果似乎又将人的思绪带入不同空间的回旋中,去慢慢品味时间散发出的厚重与无言,体验着无微不至的浸润和每走一步所感受到的惊艳与荡涤。

这座黄花梨博物馆的主人,今年76岁的王泽林老人是中国宫廷家具研究会顾问,被中华木工委评为中华木作大师,也是遵化红木家具产业的“灵魂人物”。捧一盏香茗,听老人向我们娓娓讲述他的一生与红木家具的不解之缘,讲述遵化红木家具的今生故事。

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当时只有30多岁的王泽林凭着一手好木作承包了村里连年亏损的木器厂,最初靠着做学生课桌椅将工厂扭亏为盈。由于他的手艺好,为人诚信、友善,逐渐小有名气。上世纪80年代,北京文物局要找专家修复受损的家具文物,机缘巧合下,王泽林得到了这个机会。正是从那时起,王泽林正式接触了宫廷红木家具,他立刻被其瑰丽的花纹、精湛的工艺、卓而不群的气质所深深吸引,“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流传下来!”他一面悉心修复,一面仔细画下样式图留存。几年下来,王泽林积累了大量的宫廷家具样式图,木器厂发展的规划也在他心中渐渐清晰——大胆开辟一条做仿明清宫廷家具的路子!

说干就干,王泽林跑到海南一次买下了15.6吨黄花梨木材,想着回来大干一场。可谁知,木材运到遵化,厂里的几个股东却都不“识货”,还纷纷指责他。无奈,王泽林只得将木材都卸到自家院子里,“他们是没见过,我得做出成品来大家才能知道这是好东西!”他没日没夜忙活了一个月,终于打造出一对官皮箱,样式与清宫后妃们所用的一模一样。恰好一位美国商人到此,一眼就相中的了这对官皮箱,赞叹“没想到民间还有这样的手艺!”,当即出价1.1万元将其买下,这在1982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王泽林也由此成为了遵化第一个“万元户”。不过,事后王泽林将这1.1万元全部交到了木器厂,因为厂里股东们通过这件事都认识到了红木家具的价值,也转变了思想,主动上门将他从海南买回来的黄花梨木材运回厂里。

性痴则其志凝。王泽林对于红木家具的喜爱和钻研到了痴迷的程度,常常高价买回一些老旧物件当做教材自己研究学习。1983年,他在左家坞镇大松林村一户人家中看到了一对万历柜,被放在杂物房中盛放碗筷。他向主人提出想购买,但几次都遭到拒绝。后来,他提出可以用东西换,主人才答应用一台缝纫机作为交换。那个年代,缝纫机属于奢侈品,不仅价格高还要凭票购买,王泽林自己家里还没添置上,可为了那对万历柜,他四处托关系找到缝纫机票,花155元买了一台,赶忙送到大松林村,终于如愿换回了这对万历柜。

1986年,王泽林为木器厂跑业务,结识了一位香港老板,当这位老板看到这对万历柜时喜欢的挪不动脚步,但也知这是王泽林心爱之物,不忍夺人所爱,便提出想购买其中一只,并承诺以后厂子生产的所有产品他都负责包销!听到这个消息,王泽林十分高兴,木器厂销路不愁了,今后会有大发展!为了这句承诺,王泽林当即决定将这对万历柜送给香港老板!赠送前,他为这对万历柜留下了详尽的拓样。在龙源黄花梨博物馆里见到了依据拓样仿制的一对万历柜,王泽林对其还是十分珍爱。而那对被香港老板带走的万历柜之后在香港的拍卖会上拍出了1.4亿元的高价!不过在王泽林心中,木器厂的发展是最重要的,“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好手艺,不仅要留下来,还要走向世界!”就在那一年,之前的康各庄木器厂正式更名为龙源工艺雕刻厂。“龙源”是王泽林亲自取的名字:“寓意龙的发源地,我们是龙的传人,做仿古红木家具也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龙源出产的仿古红木家具真的走出国门,远销世界。

王泽林的一生与红木家具结缘,也为遵化红木家具产业的传承发展奠定了基础。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市场的供不应求,许多王泽林的徒弟、同事们纷纷独立办厂,壮大红木家具产业。王泽林当年亲手拓下的宫廷家具样式图是非常重要的资料,当有人向他借阅,他从不吝惜当其他工厂遇到技术难题,王老也会倾囊相授,仿古红木家具在遵化传承发扬是他的心愿。

如今,龙源黄花梨博物馆成功创办,在王泽林看来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现,是对红木文化的推广,是对生命得以延续的一种解读,是弘扬,是传承,更是对当今人们生活方式的引领,是给人们提供的丰富的精神食粮。

遵化红木家具未来值得期待

雍容华贵的皇家气质,已深深融入遵化红木工艺的经脉。经过40多年的发展,遵化红木产业不断集聚、规模不断壮大,二十大系列、400余种款式设计,无不流淌着“明韵清风”的古色古香,展现着高贵、典雅的时尚魅力,已然成为国内众多红木品牌中的翘楚。

如今来到遵化新店子镇,红木文化产业园卓然独立,长深高速、112国道、张曹铁路纵贯园区,京哈高速北线横跨园区北部,大十字交通框架下的红木文化产业园已入驻66家红木文化企业,数以千计的红木雕刻大师手握画笔刻刀,描竹画兰、雕龙刻凤,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及欧美国家,年创产值20多亿元。这里已经成为集红木工艺品的开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大园区”。

2014年,园区一举摘得河北省十大文化产业集聚区桂冠2015年,旺年鸿红木文化博物馆荣获河北省十大文化产业项目2016年,遵化市当选河北省文化产业十强县2018年,河北省红木文化产业发展会议在此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红木专家对遵化红木产品和红木文化赞不绝口。河北省已经批准遵化红木为“省级文化产业聚集区”,著名的“中国皇家红木古典家具文化之乡”已经形成。

走进宏通古典家具有限公司,这家由王泽林老人的徒弟王文利于2002年创办的企业已经发展成为遵化新一代红木家具企业中的佼佼者,占地100亩、展厅3600多平方米,加工车间6000多平方米,拥有专业雕刻技工160多名。在雕刻车间,多名雕刻技师正手持刻刀,在90厘米×30厘米的红木板上悉心雕琢。王文利表示,他们正在雕刻的是画柜的柜门,一位师傅雕刻如此大小的一件作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做红木家具讲求的是匠人精神,尽管现在先进的生产工具很多了,但为了追求家具原汁原味的古典神韵,这里生产的红木家具完全沿用了明清工艺,由匠人纯手工制作。车间里不见一颗钉子,全部由榫卯连接。

榫卯被称作红木家具的“灵魂”,木构件上凸出的榫头与凹进去的卯眼,简单地咬合,便将木构件结合在一起,由于连接构件的形态不同,由此衍生出千变万化的组合方式,使红木家具达到功能与结构的完美统一。“我们也很注意传统工艺的传承,工匠的实践很重要,一般徒弟要跟随师傅实践4年以上才能出徒。”王文利说。

“器以载道”,是中国传统造物的意境,讲究通过物的形态语言传达出一种境界。明以后的中国文人、匠人在制作家具时往往会寄托自己的一些感悟,然后通过家具的款型、工艺、材质表达。岁岁年年,春夏秋冬,时间没有给红木家具带来衰败和陈暮之气,反而越老越有味道。木韵悠长,风雨历练,一件件精品在这里打磨出世,百年工艺在这里传承不衰,匠人匠心,薪火永济。

在古城遵化丰厚人文底韵浸润中,最具皇室之风的红木文化还融入了高雅别致的茶饮、古玩、书画等文化元素,诞生了20余家艺术会馆。来到新店子镇,您可以品茗观宝、挥毫泼墨,静心体会低调的华丽,尽情感悟遵化红木独有的文化魅力。

新的起点、新的征程。近年来,遵化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红木产业,把发展红木产业作为全市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口,高标准、高起点制定了园区发展规划。园区规划总面积4400亩,分为综合展示、红木展销、生活居住、文化休闲四大功能区。目前,园区在建项目、准备开工项目共11个,总投资17亿元,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其中,龙源黄花梨博物馆、宏通综合展厅楼、鸿远工艺雕刻、旺年鸿红木文化博物馆项目竣工投入使用;总投资2.2亿元的歆艺琳综合楼、民鑫工艺雕刻厂项目进展顺利;清逸江南木业有限公司、红森名贵木材交易市场、溢华堂等6个项目都已进入规划设计阶段。预计到十三五末,园区面积将达到2200亩,年销售收入30亿元,从业人员达到15000人,将成为北方最大的红木文化创意生产基地。

陈增弼:中国古代家具的传薪者

陈增弼先生

陈增弼先生是中国家具研究领域的重要学者之一。他自1962年师从杨耀先生研习古代家具,直至2008年离世,46年来从未间断,勤耕默研,成果斐然。其遗作凡四编,其中以研究文集最为重要,是他一生学术研究水平的总结。在他去世十年之后,历经波折,故宫出版社终于得以将这本文集整理出版,名为《传薪——中国古代家具研究》。

陈增弼先生的研究,注重考古资料、文献资料的整理和分析;注重实例的搜寻和分析。通过测绘、拍照、文字等途径记录实例,以科学的方法分析家具的造型、结构与榫卯关系,并与文献印证,发微阐精。他还经常与明清家具领域的工匠、行家、收藏家交流,虚心汲取他们的实践经验,与理论相结合。

本书收录他四十余年的重要论文24篇,半数曾发表在《文物》《考古与文物》等专业期刊,最早者发表于1979年。此外尚有数篇成而未刊的重要文章,也一并辑入,现对书中论文,试作大致介绍:

开篇为《中国古代家具简史》,是陈增弼先生为《建筑艺术史》一书家具部分所撰。中国家具史的研究,由于缺少足够的实例和文献,目前还没有系统、全面的研究专著。陈增弼先生关于家具历史的阐述,简明扼要,脉络清晰,客观且娴熟地运用当时已知实例(尤其是大量考古资料)和文献,不乏高屋建瓴的论述。此篇纲目明确,论断精准,中国家具史的脉络粗就,可备有志于治家具史者借鉴。

原文标题:黄花梨嵌螺钿家具出在什么地方?

原文链接:/article/6667361842.html

Copyright ? 2019-2020 Inc.Powered by ? 平面设计师 网站地图 辽ICP备151109050号